放黄不收费晚上自己看

翌日天微微放亮,下了多日的雨,竟停了下来。

不远处的郢州城城楼上,一夜未眠的巡城士兵们,也是无精打采,疲累不堪。

早听说岳家军勇猛无敌,谁知他们竟能守在城外一整夜,也没有丝毫动作,害得他们担心受怕,紧张了一整个晚上。

看来岳家军,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!

巡城士兵们正一边诋毁着岳家军,一边咒骂着轮班的人居然到现在还没出现,刚想让人下了城楼去催问一句,忽然耳边响起一阵炸雷般的擂鼓之声,将他们吓得双腿一软,差一点就扑倒在地。

紧接着,一阵急促的“咻咻咻”声之后,他们就看到半空之中,黑压压的一片闪着寒光的箭簇,如雨一般地往城楼里,飞快地落了下来。

“啊!救命啊!”

“来人了,岳家军攻城了!”

“挡住!挡住!不能让他们上来!”

“……”

城楼之上,惶急的命令声,绝望的哭喊声,震天的战鼓声……各种声音响成了一片,也乱成了一片。

一个巡城士兵躲在门楼之后,侥幸逃过了那一阵箭雨,但跟自己一班巡城的熟人,却死了个精光,他早已经吓得三魂掉了一魂,瞅了一个机会就跌跌撞撞地想要逃下城楼去。

清纯蓝色甜美妹子可爱贪吃蛋糕惹人爱

打仗?

打个屁的仗,我当兵只是因为有饭吃,可谁知道当兵还会丢掉命啊!

刚转到楼梯口还没往下走,巡城士兵眼前只见到一条白光闪过,然后看到一篷鲜血猛地喷了出来,再然后,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屁股……

我怎么能看到自己的屁股?

他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,就已经失去了意识。

“临阵脱逃者,死!”

来人满脸杀气,手中提着一把还滴着血的大刀,凌厉的眼神四处逡巡了一番,“弓箭手准备,压制住敌方的冲击,其他人守住城垛,防止岳家军攀城而上!”

“诺!”一众将士纷纷大声喝道。

而在城下,岳飞头戴红缨盔,身披战甲,坐在旌旗之下,气定神闲地指挥着大军攻城,只是谁也没有发现,在他的眼神深处,有一丝担忧一闪而过。

由于伪齐守将荆超率军据城顽抗,战斗异常激烈,城墙之下,已被鲜血染红了一片。

就在双方斗得难分难解,僵持不下之时,郢州城内忽然一阵骚乱,一队百多名右臂之上缚有红带的强人,忽然在城内与城门守军激战了起来,当中一人,手持双锤,勇不可当!

此人不是岳云,又是谁?

“好!好!好!”

岳飞得报之后,大笑三声,立刻下令发起总攻。

这群在城内攻击城门守军的,正是他的儿子岳云带领的百多名军中好手!

岳飞深知,若荆超固守城内,此战胶着,于战局不利。

因此,昨夜军议之后,他独留岳云,吩咐他挑选人手,从城外的水道悄悄潜入城内,暗中潜伏,待到战况胶着之际,里应外合,一举攻占城门,迎岳家军入城,此战可胜!

岳飞原本担忧岳云年少鲁莽,陷于城内,如今看来,此计已成。

不多时,城门被岳云打开,早已蜂拥而至的岳家军顿时涌入城内。

伪齐守将荆超再是“万人敌”,在腹背受敌、内外夹攻的情况下,也是无力回天,他不愿成为俘虏,竟是跳崖自杀了。

岳飞攻下郢州后,立即兵分两路,一路往东,攻取随州,一路由他亲率沿汉水北上,直取襄阳。

驻守在襄阳的伪齐大将军李成,闻听岳飞亲自率军来攻,竟然弃城而去,仓皇引军北遁。

岳飞之名,令敌军胆寒如斯!

之后,岳飞率军一路北上,先后收复了随州、知州、邓州、唐州和信阳军等六郡之地。

部署好六郡防务之后,并向南宋皇帝宋高宗赵构呈上了一封战报奏疏,岳飞方率军凯旋鄂州。

……

宋高宗赵构高坐在垂拱殿的大殿之上,手里拿着岳飞的捷报奏疏,看了一遍又一遍,脸上却是无半点喜悦之意。

这处位居临安府凤凰山东麓的皇宫,是绍兴二年(1132年)决定以临安府为“行在”之后,在原有北宋临安府府治基础上扩建而成的,称之为“大内”。

整座宫室相对于汴京皇宫来说,简陋了不少,宋高宗赵构认为,“汴京之制侈而不可为训”,因此并没有大肆修葺。

只是,让赵构没有想到的是,在他驾崩之后,他的子孙后代因偏安日久,日渐耽于歌舞升平的生活,遂不断修葺、增建宫室,最后竟比汴京皇宫还要奢阔三分!

当然,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,现在的他正对着岳飞的捷报奏疏发呆。

南宋小朝廷建立之初,忧患重重,风雨飘摇。

内地有洞庭湖杨幺的农民起义军,声势浩大;江淮贼李成、江西曹成等,拥兵剽掠;岭南还有虔州、吉州的地方叛乱;北方则是伪齐国主刘豫引金兵南下,深入江南,欲灭南宋而后快。

饱受战乱、颠沛流离之苦的宋高宗,此刻只能将安定寄托在岳飞、韩世忠和吴玠等武将的身上,希望他们能够攘外安内,让他安安稳稳地坐在皇位之上。

在骨子里,他就不希望连年战乱不休。

与金国和谈不好吗?哪怕年年岁贡、割地赔款,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。

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的?

大家没事坐在一起喝喝茶,聊聊天,练一练书法,这日子多舒服啊!

然而,赵构虽然满心愿意向金国求和,但金国方面却丝毫不理会,依旧率大军不断南侵。

这也让赵构明白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,想要谈判,那也必须得展示展示自己的拳头,以战求和!

有实力,才有资格开启谈判;没实力,只能被人吞得连骨头都不剩!

也正是因为此,赵构才开始逐渐倚重岳飞、韩世忠等一帮在朝中主战的武将们。

但显示显示肌肉就可以了,决不能惹恼了金国人,影响了求和!

因此,在当初岳飞请战之时,赵构便命岳飞只准收复六郡,不得越界用兵,“追奔之际,慎无出李横所守旧界,却致引惹,有误大计。虽立奇功,义加尔罚”。

意思很明白了吧?

你要是误了朝廷以战求和的大计,就算你立了奇功,也会惩罚你的!

想到这里,赵构忽然晃过神来。

他缓缓摊开一张宣纸,拿起一旁的狼毫笔,轻蘸了一下墨汁,微微一思忖,便落笔成书:

“卿盛秋之际,提兵按边,风霜已寒,征驭良苦……”

写完之后,赵构又细细地重头看了一遍,见没什么纰漏,这才在手敕的落款处,盖上了“御前之宝”的大印。

随后,他又将手敕用火漆封好,随手放在了一边,又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