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叶草研究所入口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!

两日后的清晨。

大L市内某高档住宅区中的一户民宅内,秦峰站在窗前,手持电话不住的点头:“江总,咱们双方公司的生意往来,已经快十年了,这些年我们的诚信度和公信力,在业界有口皆碑,关于这件事的真实性,绝对可以放心。”

“……对,这块馅饼,就当我们送给了。”

“……唉,我们也想干啊,但是现在马氏的状况也清楚,就算我们把这块地皮攥在手里,怕也是有心无力啊……”

“嗯,我们的手续很,随时可以交接,我方的条件是,必须一次性结清购地款……好的,希望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秦峰握着手机,与某南方著名地产公司负责人通话近一个小时后,终于面带笑容的挂断了电话。

“老秦,该喝药了!”这时秦峰的爱人端着一碗中药,放在了秦峰身后的桌子上,她是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,看见秦峰脸上的笑容,她也不禁莞尔。

“哎!好!”秦峰听见爱人的呼唤,转身端起桌上的瓷碗,将甘苦的药汤一饮而尽之后,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角:“我今天需要去一趟南方,这几天内可能就不回家了。”

“去南方?”秦峰的爱人微微抿着嘴唇,眼神中透出些许无奈:“今天是小伟的生日,他特意在上H请了假,想带着女朋友回家来,想让咱们看看,这个时候走,不合适吧?”

“没办法,公务繁忙。”秦峰站起身,整理着身上的衣衫:“快了,等这件事忙完,我差不多也就该退休了,到时候咱们去上H买套房,每天都能见到孩子!”

秦峰爱人口中的小伟,是他的长子,与纨绔的次子不同,秦学伟就职于上H的一家证劵公司,为人勤奋上进,颇有秦峰年轻时候的风采,所以在爱人提起大儿子要回家之后,秦峰虽然心怀不舍,但还是决定先去单方,洽谈城北土地交接的项目。

极品高颜值美女蕾丝长裙户外写真清新养眼

“唉……”秦峰的爱人娇嗔一声,拿过手包递给秦峰:“路上告诉司机,让他慢点开车,到了那边之后,也要先休息,再工作。”

“我这次去不带司机,只有我自己。”秦峰接过手包,换好了金利来的皮鞋,再次对着仪容镜整理了一下衣襟之后,推门离去。

“跟马吉明混了半辈子,现在连司机都混没了,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”爱人看见秦峰离去的背影,露出了一个颇为无奈的笑容。

秦峰出门之后,直接乘电梯前往了地下车库,这个小区的地下车库不是开放的,而是一排排封闭的带门车库,秦峰走到自家车库门口,刷了一下门禁之后,车库的卷帘门缓缓升起,随即映入眼帘的,便是整齐停靠好的三台车,中间一台是秦峰的凯迪拉克CT6,旁边两台落满灰尘的跑车,分别是一台平行进口的5.0T福特野马,以及一台保时捷718,这两台车,都是秦峰次子秦学铭的车,看上面积落的灰尘,至少也得有一年以上没动过了。

“刷!”

秦峰走到凯迪拉克车前之后,车灯闪烁了两下,他拉开车门,迈步踏进车里,随后把包扔在副驾驶的座位上,将车启动。

凯迪拉克车内。

秦峰的手刚放在车的档杆上,顿时感觉有点不对劲,这台CT6是他的专属座驾,最近他临危受命,负责景寿山地块的暗箱操作,为了防止走漏风声,连司机都没用,一直是自己在开这台车,经常开一台车的人,都会习惯性的把主驾的座椅,调整到一个让自己很舒服的角度,但此刻秦峰明显感觉到,自己这台车的座椅被人往前调过,而且随着车内空调的运行,他也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。

“嗅!嗅!”

秦峰开始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,但仔细吸着鼻子嗅了几下之后,他顿时闻到了一股怪异的味道,这种味道很像是臭脚丫子和汗馊味的混合体,闻到这股味道以后,秦峰本能的回头。

“刷!”

还没等秦峰转过身子,一双带着白色丝线手套的手掌,猛然从后排座椅伸了出来,随后将紧握的一根自行车闸线抻直,死死地勒在了秦峰的脖颈之间。

“呃……!”

毫无防备的秦峰被人勒住脖子之后,脸色瞬间涨红,喉咙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**,身体也开始剧烈的抽搐。

十几秒过后,自行车闸线已经在秦峰的脖颈上磨出了潺潺血迹,秦峰双眼外凸,鼻孔也开始酿出了白沫。

“嘭!”

一把八棱木工锤凌空抡下,秦峰的头骨传出了一声轻微的碎裂声。

“嘭!”

第二锤接踵而至,秦峰的头颅霎时爆裂,组织液、鲜血和一只眼珠子,溅满了前风挡玻璃。

凯迪拉克后座,一对锤子杀手面面相觑。

三秒钟后。

“咣!”

岁数大的那个杀手再次暴走,对着年龄较小那个人就是一耳光:“汤正棉,我艹血姥姥!我干活的时候,他妈能不能别给我添乱!能不能!”

“干啥呀!疯了!”汤正棉躲闪着舅舅不断袭来的拳头,也有点莫名急眼了:“张老三,我告诉,别以为我打不过,我之所以不揍,就因为是个长辈,明白不!”

“咣当!”

张老三看见自己的外甥要造反,崩满了血点子的脸色愈发狰狞,推开车门就下了车:“小B崽子,来!下来,我看怎么收拾我的!”

“老舅,现在咋的了,更年期呀?咋还闹闹就急眼呢!我闹着玩呢!”汤正棉看见老舅真急了,顿时悻悻的一梗脖子:“我不也是为了帮吗。”

“嘭!”

张老三闻言更加愤怒,对着汤正棉的屁股蛋子上就是一脚:“我他妈马上都要把人勒死了,我用帮我吗?整个破锤子,瞎JB比划啥,咋的?就长手了?”

“我不寻思早整完早利索吗,我从早上到现在还没吃饭呢,饿了!”汤正棉无知且无畏的看了张老三一眼:“要是再骂我,明年正月我天天剪头去,克死!”

“艹妈,村那么多亲戚,当初我怎么就JB挑上了呢!”

“因为我帅呗!”汤正棉吸着大鼻涕,呲牙一笑。

“操!没JB整!”张老三紧咬钢牙,走到了秦峰的尸体旁边,对眼前血腥的一幕视若无睹,伸手就从他身上翻找了起来:“把他车里的手表、零钱、项链、饰品这些东西都拿走,还有后备箱里,看看有没有名烟名酒,带上,做一个抢劫杀人的现场!”

“犯得上这么麻烦吗?”汤正棉闻着车厢内血腥的味道,站在原地没动:“这个姓秦的一死,马吉明只要不是傻逼,肯定知道他是为了什么死的,感觉他会相信,秦峰是死于抢劫吗?”

“我他妈让干什么,就干什么得了,怎么成天用话对付我呢?”张老三手上翻找的动作不停,想了想又补充道:“咱们这个现场不是做给柴华南看的,是给警方看的,懂吗……”

“咔嚓!”

张老三话音未落,昏暗的车库内顿时闪过一阵白光,同时还伴随着相机响起的声音,吓的他顿时一哆嗦,再抬头一看,自己的傻逼外甥,正拿着手机,站在那台保时捷前面自拍呢。

“艹妈!他妈是真怕警察找不到,是不?”张老三眼睛一瞪,拎起了手里的木工锤子:“把照片给我删了!”

“删!我删!”汤正棉看见老舅拎起了锤子,顿时一惊:“我也不发朋友圈,管我拍不拍照片干啥,还有啊,我都说了无数次了,我妈是亲姐,而且她的性.生活并不匮乏,我爸和隔壁王二秃子,两人成天轮流伺候她,就不用替她操心了,行不?”

“滚爹篮子的!跟那个傻逼爹一个B味,成天带着个绿帽子,还JB以为自己人五人六的呢!”

“要这么说,我还真不跟犟……哎!老舅说,我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,把王二秃子做了?”

“整死他也不挣钱,闲着没事,捅咕他干啥?”

“我是闲着没事吗?他都把我妈日了!”汤正棉眼睛里透着凶狠的目光:“他不光艹我妈,还艹姐!能忍啊?”

“……!”张老三听完外甥的话,还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。

汤正棉一看这事有门,眼睛一亮:“老舅,干不干?”

张老三深吸一口气,随后微微摇了下头:“算了吧,不到万不得已,尽量别动他!”

“为啥呢?”

“傻逼呀!他爹是咱们村长!”张老三斜眼骂了一句:“把王秃子干了,咱俩以后还能在村里呆吗?”

“……也是!”

汤正棉听完老舅的话,也跟着萎靡了不少,随后舅甥二人相顾无言,默契的布置起了杀人现场。

“老舅,今天结完账之后,咱俩艹B去啊?”

“行!”

“还找上次那个老娘们,咱俩一起祸祸她!”

“行!”

“这次先来,我给刷锅!”

“操!要这么说的话,我才忽然感觉到,稍微成熟了一点!”

“嘿嘿!”

张老三与外甥弄好车库的诸多事宜之后,一路躲避着监控,迅速离开了地下车库,安静的车库长廊里,除了空气中那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道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Tagged